四五八、威逼利诱(2/2)

而让他最为心动的不仅是寻回遗失已久的【达摩剑法】,而是方艳青所承诺的修炼心得。

【达摩剑法】在少林已有数百年之久,但这么长时间以来,真正练成此剑法的人都不多,以至于到他们这一代的时候想要通过口述复原这些秘籍的时候都无能为力。

何况方艳青的话也没有多少让他拒绝的余地。

一个前脚刚帮了你,后脚又双手奉还你遗失已久的秘籍的人,只是想让你帮忙救他那危在旦夕的徒弟。空闻知道,若他此时再拒绝了方艳青的请求,那么今后少林的百年声誉便算是毁在了他的手里。

从此后谁还会信少林慈悲心肠、普渡众生?

方艳青给了空闻一个不能不心动的理由,也将他和少林置于一个不得不帮的境地。

半日之后,方艳青将默写好并备注了修炼心得的【达摩剑法】亲自交给了空闻,并向他承诺,将来不论是她本人还是峨嵋派弟子在外都不会再使用达摩剑法。

不过,以方艳青以往的习惯,她也从不曾教过自己的徒弟修炼峨嵋派武功以外的招式。毕竟到目前为止,她的这些徒弟们只要能将峨眉功夫学到家,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方艳青离开少林,刘希宁则被她留在了那里跟随空闻大师学习少林九阳功,以解体内寒毒。

方艳青才刚下山,便遇到了正等在山下的俞莲舟。

“俞二侠?你也是要去少林吗?”方艳青见他在此,心道难道还是为了俞岱岩伤在少林金刚指之下的事情来少林问责?便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山上,正想着要不要将刚刚成昆之事告诉武当派的人。

俞莲舟轻叹一声,顺着方艳青的视线遥遥的看了一眼少林寺,道:“方掌门,实不相瞒三弟之事,我之前和大哥已经来过了,空闻禅师已经答应在门内彻查此事,师父也说武当少林作为江湖大派不宜结仇,所以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等待少林那边得消息。

只是,我三弟得伤,我和大哥近来便请名医都束手无策,我听六弟提起方掌门医术精湛尤擅外伤,峨嵋派的金疮药更是一瓶难求。日前听闻方掌门正赶往少林,便冒昧前来,想要请方掌门在事后能随我去一趟武当,替我三弟看看伤势,实在是他如今”

俞莲舟和几个师兄弟感情尤为深厚,武当七侠以兄弟相称而不是以师兄弟相称便可见一斑。尤其是俞岱岩和俞莲舟,二人年岁相近,又都差不多时间拜入张三丰门下,数十年来朝夕相处,一起练功。如今见俞岱岩形同废人般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对他心中悲痛俞莲舟几乎能都感同身受。

所以一听殷梨亭说起纪晓芙曾提过她师父医术精湛,便立刻想都没想的赶来求助。

“俞二侠不必说了,峨嵋派和武当派一向交好,俞三侠的遭遇我也有所耳闻,即便这次你没有来找我,我也必定会找机会去武当探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