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以己度人2(1/2)

她又想到了那个躺在床上四肢肥大,全身肿胀的不成样子的女人,她的母亲。

她又想到了那个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还在念叨着没能生下一个儿子的女人,她的母亲。

她又想到那个的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抓住她和她妹妹的手问她们为什么不是男孩的女人,她的母亲。

她的一生不能说是漫长的,但实在太辛苦了。

她生命存在的意义仿佛只有生下一个男孩这一件事。

林珍珍心疼她,怜惜她,但从来没想过要成为她。

所以,她努力上学,认真工作,直到后来嫁给谭书默,直到他后来有了孩子,她也没想过一定要生一个男孩。哪怕她的丈夫,她的婆婆,都希望她生个男孩,并且还在不断的将的这种观念,这种意识灌输给她。

但林珍珍觉得,生孩子并不是只有男孩这一个选项。

可是在这里,在她成长的这个地方,在她成长的这个家里,在她的爸爸面前,在这样的日子里,林珍珍好像又被强行的拉到了过去。

她望着锅铲下被翻过来一面,煎的金黄却依然还在油锅里待着的鱼块。

她觉得那就是她自己,她不也是这样吗?无论是在哪里,无论翻到哪一面,好像都逃不过,好像都躲不开。

“爸,这世界上不是男人就是女人,生男孩未必就是让人高兴的事,生女孩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林父“吧嗒”一口抽了口闷烟,升起的烟雾和油锅里飘出的油烟混合糅杂在一起,他那张清瘦却皱纹横生的脸隐在烟雾中更多了几分朦胧。

“女孩不是不好,只是养儿防老,有个儿子在家里,总还是有个盼头,想着家里有个儿子,做什么才有劲。”

林珍珍心里一堵,手里的锅铲滑落在铁锅上,发出“砰当”刺耳又响亮的一声。

“爸,你是不是一直在怪妈没给你生个儿子,我和青青都是女儿,这点让你非常失望吧!你那么希望有一个儿子,养儿防老,你是生怕我和青青不给你养老吗?就算你真有个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跟你一样住在人差不多都搬空的老式宿舍楼里?年龄到了,买不起房,买不起车,给不起彩礼,连个老婆都娶不起?”

林珍珍少有这样疾言厉色,言辞犀利的时候。

林父一愣,指间夹着的香烟掉在了地上,林珍珍也愣住了,铁锅泛出“滋滋”的响声,一股焦香带着几分糊香不住的往鼻子里钻。

“怎么了?鱼好像烧了。”

谭书默将手机放在林珍珍的手上,拧掉了火,将林珍珍推出了这个半封闭式的公共厨房。

林父坐在一旁抽着闷烟,谭书默是个厨房新手,看着那锅半焦不焦的鱼肉,抓耳挠腮了好一会。

好在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还是见过猪跑的。

谭书默想了一会,将烧焦的鱼扔进垃圾桶,然后切了些辣椒,姜,大蒜,香菜,一起翻炒了一下。

很快,一阵诱人的香气就直往人的鼻子里钻去。

谭书默吸了几鼻子,香气将他的馋虫勾了出来,也让他的自信立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