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边缘的黑暗(1/2)

“那我们走啦~”苟熠牵着从敦彰和柳琮明身上抽出的一根绳子,朝白舒一挥手告别。

“早点回来。”白舒一低着头给白婴擦嘴。

“你真的不一起吗?”

辛小欣摇了摇头,“一晚上没回去,我家里人该着急了。”

“好吧。”苟熠看了她一眼,拍拍脑袋似乎突然想起,“你先走吧,我回去拿个东西。”

“行。”

“我刚是不是听到了辛小欣提起她的家人?”白舒一抱着衣服走出来,略带疑惑的说道,“她家里人不是不管她的吗?”

苟熠淡笑,“好歹是亲女儿,还得等送出去了收彩礼呢。”

“好像也是。”她点点头,“你忘记了什么,需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你快去洗衣服把,不然太阳出来了太热。”她只是不想让辛小欣走在她的后面。

白舒一点点头就往外走去。

苟熠等了等,才牵动手中的绳子往村的另一头走去,她不是很擅长与人交谈,所以选择的路都比较偏,有点难走。

“就不能走大道吗?这路也能走人?”柳琮明骂骂咧咧,刚吃饱的肚子有余力说话了。

敦彰显然很不耐烦自己这个小弟的唠叨,低吼了声闭嘴,顿时安静了不少,他快走几步与她并肩。

“话说,辛小欣在这里也家庭不合?”

苟熠斜他一眼,反问道,“也?”

“在临泽市,她就是因为父母老是吵架才搬到我那边去的。”

“噢?是吗?”

“你别不信,我感觉这个辛小欣就是我那个女朋友辛小欣。”

“理由?”

“感觉,但有时候又感觉是另一个人。”

苟熠笑了笑,不回答。

“真的!至少……身体是的。”

“比如?”

“辛小欣背后蝴蝶骨上,有半块五毛硬币大小的伤疤,那是她爸小时候不小心香烟点上去留下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