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活该(1/2)

泾州城上。

滚滚浓烟直冲云宵,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怪味。

奚康生提鞭立马,横在城门口,冷冷的看着快步爬下城墙的达奚。

若是李承志还活着,便是只剩一口气,就是抬,也该被抬来见他最后一面……

想到此处,奚康生的脸色已成铁青。

“镇守……”

达奚刚一张口,奚康生抬手就是一鞭,马鞭带着呼啸声,重重的抽到达奚的头盔上。

达奚只觉耳中嗡嗡做响,眼前金星乱冒,止不住的连连后跌,直到后背撞到云梯,才堪堪站稳。

众将狂惊:这可是你亲儿子?

千万不要以为只是一鞭而已,要先看看是谁抽的。

奚康生年轻时,被先皇孝文赞为勇冠天下,惊奇的是,南至南朝,北至柔然,西至吐谷诨、高昌,东至高句丽,没有人敢不服气,更不敢说自己能勇猛过奚康生。

只因奚康生这“勇冠天下”的名号,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

他就连纵马骑射时用的都是三石弓,箭是特制的铁箭,重有一斤余,可射六七十丈,百步内足可射穿马身。

若是步战,奚康生用的步弓长足有七尺(两米),箭直接用的是三张弩的弩箭,箭杆足有寸许粗。

不是夸张,若达奚未戴头盔,这一鞭抽裂他的头骨都有可能……

“从父……”达奚惊骇之下,竟连官职都忘了叫。

“爷爷让你受李承志节制,不是让你事事听从……李承志若造反,你难道也不阻拦……蠢笨如猪……愚昧不堪……好好的一个人才,竟折在了这种宵小之辈手中?”

也不知他骂的“宵小之辈”是刘慧真,还是胡始昌,但见他越骂越怒,竟又提起了马鞭。

达奚吓的心肝狂跳。

他可是亲眼见过从父用马鞭抽死过人的。

鞭子还没落下来,他抱着头盔就窜,机灵的就跟猴子似的,眨眼间就窜上了云梯。嘴里更是急的大叫:“从父……没死……李承志没死……”、

奚康生猛的一愣。

李承志没死?

不是都已“烈火燎墙,人不能近”,更是“杀声震天”了么?

此等绝境,李承志是怎么活下来的?

张敬之急道:“承志可是重伤了?”

重伤?

达奚撇了撇嘴:“就烫伤了点皮……嗯,至多也就是被弩箭隔着甲,撞伤了几根胁骨……”

就烫伤了点皮?

刚刚息了几丝的怒火,像是被浇了火油,“腾”的一下又冒了上来。

奚康生怒声骂道:“既然没死,为何不来见我?难不成还要我去请他?”

“镇守息怒!”达奚连忙解释道,“李承志早已杀脱力昏过去了……”

说着一顿,又像是心有余悸一般,达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不说被火烧死的,只是毙于李承志刀下的悍贼,就有二十余,而且个个都如属下这般的壮汉……

连属下都想不通,在那般绝境中,他是如何尽毙敌贼,且生擒贼酋,还能毫发无伤的?”

奚康生豹眼狂突:二十余如达奚这般精壮的悍贼,尽皆毙于李承志的刀下,而且还持有强弩这般利器?

而李承志顶多可能就是折了几根肋骨?

扯什么鸟蛋呢,这岂不是比我奚某人还猛?

“人呢?”

奚康生嘴里吼着,一骨碌翻下马身,攀着梯子就上。

达奚飞快的往墙上一窜,让开位置,又指着墙头说道:“就在此处!”

奚康生探首一看,五六步外,数十光着脊背,浑身上下只穿一条犊鼻裈的大汉,牢牢的将李承志护在中间。

只见个个引弓持刀,目露杀意,哪怕看到时奚康生的时候,都没有一丝收敛或是避退的意思。

达奚黯然一叹,凑到奚康生耳边解释道:“当时墙上的火太大,白甲兵身上的毡甲见火就燃,这些亲卫情急下脱了个精光,欲跳入火中救助李承志,却被胡始昌阻住……双方差一些便要火拼……”

奚康生心中微动。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将,就有什么样的兵,明知是火坑都要跳?

那可是沾之即燃,如附骨之蛆,用水都扑不灭的火油,人跳进去,哪里还有命在?

奚康生也不知道该赞他们忠肝义胆,还是该骂他们蠢的不可救药?

达奚往前一步,冷冷的盯着李睿。

李睿仿佛是个死人一般,眼中木然无神,心中更是已如死灰。

脑子里尽是白甲营夜遁之前,李松、李亮、李丰、李时,甚至还有李彰、李显等人对他万般嘱咐的画面:便是族人死绝,也一定要护郎君平安……

可最后呢?

李睿恨不得将胡始昌的尸体拉过来,一刀一刀的剐在郎君面前。

看他咬牙切齿,仿佛看到了杀父仇敌,达奚一声惊吼:“李睿?”

这是奚镇守,不是胡始昌……

奚康生眼神微冷:“护主不力,使主将身陷死地,便是斩绝尔等,也难恕其罪……”

达奚一惊。

这几十个再要是死了,李承志的族人就真要死绝了?

他刚要求情,猛听奚康生一声厉吼:“拉下去,一人百鞭,幢将两百……”

达奚猛松一口气,但一口气都没吐利索,看包括李睿在内,数十亲卫竟直愣愣的不动,达奚急的直发狠。

镇守正在火头之上,真惹怒了他,杀你们比杀鸡还轻松……

“耳朵聋了吗?”他口中骂着,上去就是一脚,将李睿踢了个跟头。

“一群蠢货,还不下去受罚?”紧跟着上了城墙的张敬之怒声骂道。

直到此时,李睿眼中才有了丝活气,仿佛翻倒的壶嘴,眼泪“扑簌扑簌”的直往下掉。

他扑倒在地,“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也不知是在向谁磕,等抬起头上,额头上已见血迹。

随着李睿一动,一众亲卫才往后一退,将李承志让了出来。

奚康生总算看到了全乎的李承志……

甲胄已除,几乎被剥了个精光,确实如达奚所言,除了头上、双臂被烫伤了几处,就只见胸口、后背,以及双腿各有几处乌青,应是弩箭之力贯透铠甲所致。

伤倒不怎么重,但看那剥下来的甲胄,所见之人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

上面扎着十余支弩箭,就像是刺猬一般。

都是身经百战之辈,不用看都知道,这是箭头穿破了首层甲叶,才会有箭支留在甲上,可见贼人所持弩箭之威?

除此外,甲上尽是新鲜的砍伤与划痕,有好几处已然被砍的凹了下去,明显是被大斧之类的重器所伤。

再看软布内衬,纯粹跟血里捞出来的一样,几乎看不到一处干爽的地方……这是杀的有多惨烈,李承志又杀了多少人,才会沾染这般多的鲜血?

才只是杀至脱力导致昏厥?

李承志怕是几日几夜没合眼,又从昨日清晨开始苦战,整整一个对时,神经崩的比满弓的弓弦还紧,再加这一番恶战,没让他气血崩溃,猝然当场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也是奇了,只是听说李承志相貌如何出众,如何聪慧绝顶,练兵造甲之术何等新奇,竟从来都不知道,他本身武艺,竟也是如此高绝?

被赞为勇冠天下的奚康生,也就如此了吧?

看着躺在地上,双目紧闭,脸色腊黄的李承志,奚康生怒声问道:“为何不抬去救治?”

达奚看了看张敬之,露出一丝古怪:“临昏迷时,李承志交待,不见张司马,任何人不得近于其身一丈……”

奚康生眼神一鼓,差点骂出身来。

怪不得看到张敬之,那些亲卫才让开了路?

这何止是在防备胡始昌,竟是连他奚某人都防上了?

好你个李承志,年纪不大,心眼竟这般多?

枉奚某人这般看重于你?

不抽你个几百鞭,实是难解老夫心头之恨……

越想越怒,奚康生一声暴吼:“找医吏来,给我弄醒了……嗯,胡始昌呢?”

胡始昌?

达奚垂下眼帘,恭声回道:“替身拼死反抗之际,一弩射穿了胡刺史的脖子,已然气绝……”

胡始昌……就这么死了?

奚康生都已做好了准备,万一李承志不测,他便会以“失土之罪”,对胡始昌“先斩后奏”。

没想胡始昌竟死的这般痛快?

真是便宜他了。

嗯……?

奚康生猛的抬起了头。

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替身不是在围杀李承志么,不是说火墙内“火势燎天,人不能近”么?

城下也肯定围满了兵丁,胡始昌更是应该被层层围护……但偏偏就这般巧,替身的那一箭,恰好就射死了墙下的胡始昌?

还有,要真是那替身杀的,达奚回应时,为何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看?

知子莫若父……

奚康生眼神一冷,沉声问道:“达奚?”

“属下在!”

“胡始昌……真是那替身所杀?”

达奚心中一惊,但口中一点都不敢含糊:“属下亲眼所见!”

“哦,那替身呢?”奚康生冷冷一笑,“不会伤重不治而死,或是已葬身火海了吧?”

先不说胡始昌是怎么死的,就说李承志明知有陷阱,还要再一次的一头莽进去,就知其中必有蹊跷,说不定就是有什么对李承志而言极其致命的隐密。

李承志又怎会让这等人物活下来?

达奚猛的一个激灵,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奚康生。

为何……感觉李承志比自己还要了解从父?

李承志拖着替身下了火墙时,达奚也怀疑过,为何李承志能让那贼人活下来,还暗示过,意思是:即便不是同党,这贼酋也亲眼见你杀了胡始昌,为何不杀了灭口?

李承志只是轻轻一叹:奚镇守能猜到的……

言下之意,替身真要死了,他李承志就是黄泥跌到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不,从父连那贼酋的面都还没见,就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已被灭口了?

看他不做声,奚康生怒声骂道:“愣什么?”

“哦哦……”

达奚一个激灵,刚要回应,猛听身后的杨舒一声惊呼:“醒了?醒了……”

此时醒了的,还能是谁?

奚康生猛一扭头,看到李承志被医吏扶着坐了起来,脸色虽白,但确实已睁开了眼睛。

达奚猛松一口气,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爷爷都快招架不住了……

奚康生冷冷一笑:“扶过来……”

扶倒不致于,李承志还没弱到那种程度。

其实也不算是昏迷,只是神经崩的太紧又太久,精神太过疲劳之下又大战了一场。

之后眼见尘埃落定,猛然间泄了气,心神猛一放松,才昏睡了过去。

其实身边发生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只是实在是太困了,不想睁开眼睛……

往前走来,李承志躬身朝奚康生一揖:“镇守,属下幸不辱命……”

“幸不辱命?”奚康生又一冷笑,“人呢?”

人?

李承志狐疑了一下。

奚康生肯定问的是那替身……

他扭过头,一脸惊疑的看着达奚,仿佛在问:人呢?

达奚先是一愣,等无意间迎上李承志质疑的目光,他才恍然惊觉:好你个李承志,爷爷还能自做主张,替你灭了口不成?

他一声惊吼:“将那贼酋带上来……”

这下轮到奚康生吃惊了。

他脸上虽不见如何,但心中却是惊疑连连:那替身竟没被灭了口?

正惊疑着,便见几个甲士押着一个和尚走了过来。

身上的白衣早已不复鲜亮,处处油渍烟迹,污浊不堪。倒是那张脸被擦的挺干将,可能是李承志或达奚为了明正其身,按着洗了洗……

当看到那脸时,众人无不惊骇,包括奚康生。

太像了……与那刘慧汪几无二致,不论是身形、胖瘦,甚至脸形与五官,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拓出来的一样……

只有仔细观察,才能从眼中看出一丝端倪:刘慧汪的眼神尽显智慧与镇定,便是刀指双眼,也看不到一丝波澜。

而眼前这和尚,眼中却透着无尽的凶意和疯狂,仿佛是野兽一样。

“李承志……”

刘慧真先是咬牙切齿的嘶吼了一声,才举目往四周一看,看到奚康生时,眼中精光一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